设为首页

存入收藏



钩源古村“五奇”

    距江西吉安城西约20公里处,是北宋文学家、政治家欧阳修后裔聚居的古村落———钩源。


  走近钩源,如同观赏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明清景画;置身钩源,尤如穿越时空隧道,熔入明清时代的社会生活。远眺近观,举目所及的青山碧水,长道短巷,宅院重檐,以及深隐其中的神幽奇绝,无不令人生发出问古风之悠远,寻流韵之长传的雅兴情思……


  “太极八卦”布局奇

  钩源村由渭溪和庄山两个自然村组成。呈现东西走向,有如道家太极图“S”形中分线的长安岭,为钩源村南向的自然屏障。而太极图中分线的“太阳”中心区“少阴”位及“太阴”处,则分别将渭溪和庄山纳置其中。


  瑰美秀丽的钩源,不仅有天造地设的“太极图”,竟然还拥有俨然天成的“八卦形”。延绵于“太阴”处的庄山村,其北为横陈屏列的对门山,依东高西低地势一字形跌宕相连的十余口池塘贯穿全村,以二山夹一水,布成了传统八卦中象征美好吉祥的“离”卦。村中古建筑的布局,往往也依八卦成形。

  古建风格特色奇

  建筑风格的丰富多样,是钩源古建筑中最显著的特色。宅院、别墅、堂、庙宇、祠、石桥、牌坊、书舍、书院、商铺等古建筑一应俱全;一进两厢、二进四厢,以至数进数厢式民居样式各异;重檐格扇式采光,檐吞口式采光,甚或室内漏斗式采光形式多样;看门扉开处,可见直进式、门廊式,又可见前设倒座的旁进式,还能见前封后闭的侧进式。


  徜徉在钩源的蜿蜒街巷,不时可以发现钩源人在古建筑中点缀的精致小品。阁楼侧墙上,开出一方巨石砌架的长方形洞口,那是可望古戏台的家用观戏窗;而一截短巷却有一面开有方形洞口的青墙挡住出路,原来,那是为垂钓墙外的池塘而特设的钓鱼台。恍然大悟,得知真相的游客,往往禁不住击节赞叹。


  “歪门斜道”之谜奇

  尤能表达古钓源人独特思维理念,且至今尚不被人破译的古建筑之谜,就是那遍及钓源村头巷尾,触目所及,那无处不有的“歪门斜道”。钓源不存在任何一条笔直的路;没有一条直筒的巷;甚至每幢房屋的四边,也寻觅不到四方皆直的四沿。


  村民欧阳金寿居住的清初老屋,是一幢附有边厅的侧进院墙式民居。其边厅呈喇叭状,西北二向院墙则折成弯牛角形的四处转角。钓源村中一座面积达1200平方米,拥有道侧、边侧等各式建筑的三进屋,主人却要在原本平正的房屋东南方,加辟一块三角形的块状作花园,在房屋东侧修建一条斜道,可谓之用心良苦。

  雕饰鼠麟寓意奇

  在外人看来一贯循规蹈矩的钓源人,在思维方式上又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惊世之举。在一幢明代建造的古宅中,窗棂下方花格板上鎏金雕饰的,竟是三只神气活现腾跃在吉祥花丛中的老鼠。通常往往被人视为厌恶之物的老鼠,何以能在这里欢快不羁?据一位专家考证,“鼠”谐音“许”,“鼠多”意为“许多”;在十二生肖中,鼠为首,以天干地支计,则为“子”,故三鼠寓意为“儿子许多”。


  同样具有深刻寓意的,是一张明代新婚床。床顶正中上方雕饰的是一只被吉祥花饰环绕的四脚朝天麒麟。新婚床饰为何竟是一只背地仰天的单麒麟?就是造诣颇深的专家学者也为之大惑不解。还是熟稔当地古风民俗的庄山老村长欧阳钟麟为人们解开了这个谜团:原来古钓源人认为麒麟无雄雌之分,以饮甘霖雨露,汲天地灵气而成孕。故此新婚床上麒麟造像,乃寓意承甘沐露,孕育麟儿。

  中西合壁别墅奇

  在庄山村东,隔着一字连排池塘。与“钓源欧阳氏祠”相望的,是一座清代乾隆年间兴建的别墅庄园。这座因其主人曾任安徽宁国知府而称为“宁国府”的庄园,被建筑专家认定为吸收了西方文化特色而建成的中西合壁式别墅。在占地达2亩的长方形院墙内,建有歇山式瓦顶的二层主楼位居后方,以“前院后庭”一反中国传统住宅的“前庭后院”式建筑特点。先前广植花木的大院虽已颓败,但一株径约一尺的四季桂依然亭亭玉立,不时散逸出花香。


  “宁国府”主体为木结构建筑,然而其登上楼房的阶梯却在房屋的后方,以一尺多宽,近2米长的巨型青石板充当踏步,此类即属西洋风格无疑。楼层的左右及前方均有骑楼,以糯米砂浆铺在楼板上并划成方格的“地砖”,往往使人误以为是现代用的水泥砌成。而站在楼中央的“地砖”上往上看,则更加使人疑窦丛生:镶嵌螺旋纹的藻井上方,从侧面可以看到如同“木牛流马”般的重重叠叠木架杆,不仅不着只钉片铁,其结构也毫无规律可循。 (稿件来源:今日家庭报 作者:邹晓明)

……………………………………………………返回……………………………………………………
 
COPYRIGHT@2001 江西省图书馆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北大道160号
电话:0791-8513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