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存入收藏

 

 

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出席座谈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纪念南昌解放55周年座谈会在昌举行。


南 昌 解 放 大 纪 实 -- 纪念南昌解放55周年

   二野抢渡抚河突进南昌

  史海沉浮,岁月沧桑,中国这个古老帝国经过五千年的锤炼锻造,终于在二十世纪中叶发出令全世界炫目的光芒。55年前的5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已然搏惊涛骇浪渡过长江,挟天风海雨横扫敌军,此刻南昌城头红旗招展。如今,枪林弹雨、金戈铁马已成往昔,先辈们用血汗开创南昌的新篇章仍在继续。蓦然回首,千古风流人物在峥嵘岁月里,用生命和热血谱写出波澜壮阔的千秋史如在眼前。本报通过采访挖掘,刊登南昌解放过程中许多鲜为人知的事件,以纪念南昌解放55周年,展现当年翻天覆地的大事件。

  记者在南昌解放大纪实的文章中摘录下陈赓将军日记中的片断,便于读者了解陈赓将军从突破长江防线后,挺进南昌的进程,同时,也可以从他的日记中,窥见老一辈革命家陈赓对革命理想的执著追求,更反映出中国共产党为了新中国的解放,而进行的艰苦卓越斗争,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详实史料。

  我军破天险横扫江南各省国民党大溃败南昌变空城

  老蒋拉残兵在长江布防陈赓过天险挥师指南昌

  1948年底,举世瞩目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相继结束,人民解放军纵横千里,解放了东北全部、华北大部和中原广大地区。此时,蒋介石的主要军事力量已经被消灭,剩下的100多万作战部队,散布在从新疆至台湾的漫长战线上,以求最后一搏……

  五月的熏风,吹得南昌花开鸟啼。老同志吴允中回首往事,面露笑容地道出中国解放前夕,蒋介石政府在美帝国主义的策划下,又玩出一出较拙的“脑筋”。1949年2月,蒋介石明着宣布引退,由代总统李宗仁与共产党进行所谓的“和谈”,暗中却搜罗残兵败将,加紧在长江沿岸布防,企图以残部凭借长江天险,来阻止解放军南进,以求建立划江而治的“南北朝”局面。

  蒋介石的“脑筋”早被共产党看穿。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挥笔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贺辞中引用了“农夫与蛇”的故事,提出“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贺辞中还说,“已经有了充分经验的中国人民及其总参谋部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像粉碎敌人的军事进攻一样,粉碎敌人的政治阴谋,把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底。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伟大的胜利”。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毛泽东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签发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吹响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号角。

  4月20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向尚未解放的长江以南广大地区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全面大进军。
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陈赓,率领部队从彭泽县八角洲强渡长江,解放了江西的彭泽、景德镇和乐平。刘伯承、邓小平根据国民党军队在江防被突破后,演变为溃败的趋势,取消陈赓兵团攻占接管南京的计划,改向浙赣线上饶东西地区挺进,尽快切断浙赣铁路线,分隔国民党汤恩伯与白崇禧两集团的联系,攻打南昌。

  陈赓接到刘、邓命令后,即刻作出部署,右纵队第13军紧追逃军,于5月3日解放了铁路线上的弋阳县城。左纵队第15军连克浙赣铁路线上的上饶、横峰等县城。第14军于5月5日占领浙赣线上的重镇鹰潭市,其40师解放了铁路南面的金溪县城。此后,部队继续向南、向西挺进。

  5月7日,兵团部进驻浙赣线上的鹰潭市,作战室设在国民党海军司令桂永清(祖籍)的家中。按照第二野战军司令部指示,陈赓命令第15军向福建省追歼敌人,第14军南下奔袭临川、南城等县之敌,第13军沿浙赣铁路向江西省会南昌进击。

  5月10日,陈赓接野战军前委“作接管南昌的准备”的命令。5月的江南正逢雨季,赣江出现了多年未遇的洪峰,到处有决堤的危险。进攻南昌的陈赓部队经常冒着风雨行动,备历艰辛。不管气候阴晴多变,不管道路崎岖泥泞,解放军依旧夜以继日如滚滚铁流般直向敌人纵深卷去,鄱阳、万年、余江、东乡、进贤一一被解放。5月16日,13军37师接到“抢渡抚河,解放南昌”的命令。

  蒋介石调忠仆苦守南昌众官僚闻风声纷纷逃命

  就在解放军准备拉开千里战线渡江之前,1949年1月19日,对南昌“情有独钟”的蒋介石,撤换了江西省政府主席胡家凤,将自己的忠实门徒方天从湖南调来,担任江西省政府主席。蒋介石此举,既可指挥国民党部队与解放军作战,又可监视湖北白崇禧和湖南程潜的活动,可谓用透了“脑筋”。

  4月21日,国民党精心部署的长江防线不堪一击,蒋介石南京政府的众多官员闻风匆匆迁撤广州,尚在蒋介石统治下的江南各省更是一片混乱,官僚政客们纷纷逃往台湾、港澳。

  5月2日,白崇禧将夏威兵团由上海调来南昌,令国民党46军守九江,23军守南昌、进贤、东乡,并且企图固守南昌。

  尽管方天是蒋介石的忠实门徒,但解放大军攻破长江天险一路势如破竹,直逼南昌的消息传来后,方天就如热锅上的蚂蚁更是坐立不安,便匆匆作出国民党江西政府撤逃的决定。5月17日,得悉解放军已从进贤强渡抚河,逼近南昌谢埠后,方天便慌忙从南昌逃往吉安。
  
  原国民党省政府建设厅的专员周效之先生曾回忆说,从4月下旬至5月8日,旧政府所属的民政、财政、教育、建设四厅、秘书处以及省属其他单位一律向赣州撤逃。所有省属公务人员原则上随旧政府迁撤,如因故不能迁撤者,可以申请停薪留职。5月8日,旧省政府和所属厅,处迁撤完毕,留下的是各单位无法搬走的档案、财产和千余名不愿随旧省政府撤逃的停薪留职人员。

  省政府参事龚屏老先生回忆说,解放军突破长江后,给留守在南昌城内的国民党一记重创,国民党江西省党部首先逃跑,并纵火烧毁了办公楼。接着,省政府各机关也仓皇撤逃,留在南昌的只有桂系部队夏威兵团。夏威兵团阴谋策划破坏城区的公用设施,炸毁电厂、仓库以及中正桥。同时对南昌的市商会进行敲诈勒索,强行征收“城防费”。还虚张声势地贴出“十杀令”布告,对南昌人民进行镇压和恐吓。

  龚屏说:“当时的南昌市长伍季山在逃跑前曾找我谈话,要我将民教馆所保存的一部分古版书籍运到赣州去。为保存这些古籍,我故意向伍季山提出需要一笔拨款,伍季山在听说要拨款后,就丢下一句‘这个要研究’后,便自己逃之夭夭了。”

   时任南昌女子中学校长的李珍一女士在回忆中说,1949年4月底,国民党教育厅厅长周邦道匆匆召开了一次省立中等学校会议,他失魂落魄,语无伦次,简简单单地报告了一下战争的局势后说,南昌的各党政机关和教育厅准备撤离到台湾去,如愿意随去台湾,工资和以后的生活费可以得到保障。当时,除省立南昌女子职业学校的校长曾某表示愿意逃往台湾外,其他各校校长都决定留在南昌。
地下党迎曙光积极应变南昌城遍地落下金圆券

   南昌解放前,在南昌活动着一支中共地下党组织“南昌城工部”,现年75岁的地下党员程光荫老先生告诉记者,1949年4月,活动在南昌的“城工部”地下党员们,已经苦盼到黎明的曙光,他们在南昌城内积极地做好宣传和稳定工作的准备。

   程光荫老先生说,解放军破长江后,城工部便刻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的宣传单,内容是由黄铭勋和其爱人躲在皇殿侧49号盐务局宿舍内通过收听、记录并刻印,他家是党秘密地下工作点之一,主要承付着存放刻印文件,枪支弹药,收听延安和邯郸广播,了解共产党的方针政策的任务。当时,方天集团提出“搬迁、转移、疏散,防止人员、材料、档案被解放军接管”的“应变”口号。“国民党在逃跑之前,变相抢劫当地商店内的物资,装了一车又一车,然后,将一大堆已如废纸一般的金圆券扔在店内。店老板们虽然清楚,这金圆券好比擦屁股的纸,但也得忍气吞声。”省政府参事88岁的吴芝轩老先生对此记忆犹新。他说,1949年4月23日,惶惶中的方天在南昌召集全省各地方官员的行政会议,当时他为奉新县县长和自卫团团长。会议上,各地方官员在解放军即将压境的情况下,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方天下令各县成立反动组织“应变会”,自想办法抵抗解放军。回到奉新县后,吴芝轩决定将县政府、枪支弹药及重要档案迁上富镇,准备长期打游击。同时,奉新县与安义县、靖安县县长商定“三县联防”,即三个县的财力、物力、兵力可随意调配。(南昌解放后,吴芝轩在共产党的劝说下,率部起义。)

   在充满智慧的解放战争中,南昌城工部决定利用方天集团的“应变”口号,组织“应变会”,将工作重点转向护厂护校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上来。地下党与民主党派协作,对南昌市及郊区的国民党武装,分别进行警告并指出出路,让他们保护地方,并适时向解放军投降。如省保安第9团团长兼南昌城防司令吴幼元、突击总队、省会警察局等,分别被争取、警告和指出路。

   曾经采访过吴芝轩的老记者胡宁儒说,解放前夕,国民党军政机关门口的警卫荷枪实弹,神色紧张惶恐。他曾在中山路遇见宪兵封锁一段街道,盘查行人,群众侧目怒视。国民党夏威兵团进驻市区后,国民党省市政权实已瘫痪。据说,军方责令市政府三日内交付5万银元劳军,市长弃职逃走。在各种力量推动下,出现了一个“民众自卫总会”,组织社区居民巡逻,在小街小巷设置粗木栅栏,闻警即关闭自卫,以防止所谓“真空”时期散兵游勇或盗匪流氓的骚扰。

   此时,南昌各校组织的应变会也在加紧工作,各校代表们在桃花巷集会,研究开展护校,防止敌人破坏的问题,并组织保护好资料档案,等候解放军接管。三家店航空制造厂的工人和学生们一同护厂,将重要设备运到中正大学保护起来。

   南昌女子中学校长李珍一女士回忆说:“5月初,伪省政府各机关的人都逃到赣州,教育厅的人也跑了,虽然时局还比较混乱,但是心情还是很舒畅,因为大家知道这种混乱是曙光前的黑暗,黎明即将来临。”

  抢渡抚河英勇击穷敌五百壮士血洒谢埠镇

  1949年5月,陈赓兵团在挺进南昌的途中,陈赓将军想起了1925年,他在国民革命军东征时救过蒋介石一命。1933年,他在上海不意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后关押在南京,后押解到南昌,蒋介石在南昌劝降不成,顾及国人皆知的陈赓对他的“救命之恩”,又将陈赓押回南京,离昌前陈赓誓言:“再来(南昌),那我就是带着10万部队来!”

   5月17日,陈赓决定以一个师占领南昌。5月21日凌晨,陈赓宿营进贤时,已闻西北方向的枪炮声,这正是13军37师先遣团第110团渡过抚河,迅速包围谢埠镇之时。

   37师师长周学义在回忆谢埠之战时说:夜幕遮没了谢埠,遮没了一切清晰的形象。凌晨1时,先遣部队110团从南昌东南30公里的河里绿村抢渡抚河后,迫使驻守谢埠的保安团400余人投降。

   接着110团推进到五段岗、板溪李村、南北安冲一线。抢渡抚河胜利后,110团各营连部,分别在所住村庄调整,等待后续部队一起挺进南昌。

   此时已到黎明,白崇禧突然命令退集在南昌城郊的夏威兵团188师和175师共1万多人,兵分三路,对解放军110团进行疯狂反击,企图将110团压退回抚河东岸,掩护南昌敌军的撤退。在敌众我寡,援兵未到的情况下,一场激烈的背水战就在南昌城外围的抚河西岸展开了。

   110团战士,在面对敌人的疯狂反扑中发出了“我们愿为解放南昌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经过顽强战斗,顶住了敌人8次密集的冲杀,守住了阵地。在谢埠之战中,解放军37师因背水作战,伤亡约500余人,有些连队伤亡甚至高达90%以上。5月21日,敌一突击营冲进了8连的阵地,连长负伤,3个排长和100多名战士全部倒在血泊中。子弹也打光的8连一排排长邓连富胸部负伤,从牺牲战友的身上取下4颗手榴弹,捆在一起,拉下导火索,向敌人扑去……

   下午3时,师长周学义、政委雷起云分别率领111团,109团强渡抚河,将敌人包围并歼灭一部,夺取了谢埠镇战斗的全面胜利。5月22日拂晓,退守在南昌城内的国民党第46军主力便弃城而逃,他们仓皇逃过中正桥(今八一桥)后,炸毁大桥妄图阻挡解放军过江追击。解放军37师迅速追进南昌,俘虏敌军800余人,英雄城南昌城头插上猎猎作响的军旗。南昌,成为百万雄师渡江后,解放的第一个省会城市。

  子弟兵拂晓当街酣睡百万市民迎南昌新生

  5月22日拂晓,解放军进驻南昌城时,并没有惊动南昌市民,悄悄在大马路上和屋檐下和衣小憩。5月22日下午,解放军二野四兵团13军解放南昌。

  时任南昌女子中学校长的李珍一女士回忆中记载,南昌解放之际,住在女职的各校师生员工都兴奋得一夜没有睡,大家都仰头观望,竖耳倾听,传来一阵阵隆隆炮声,这是解放军兵临城下的信号!炮声仍旧轰隆隆响着,直到凌晨,炮声渐渐少了,最后完全消失。大家估计,人民解放军可能已经进城了。

   5月22日,当东方刚刚出现鱼肚白的时候,就有几个胆子大的青年职工悄悄溜出校门,去探听消息。他们一到大街上,就看见很多穿着草绿色军服、戴着五角星军帽的战士,静静地躺在各店和市民家门口的屋檐下睡着了。他们打着鼾,睡得很香,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李珍一女士发出了由衷的感慨:“他们大队人马进城时,老百姓还在梦乡,他们宁愿自己睡在屋檐底下,不愿惊醒老百姓甜蜜的梦。人民军队为人民,这是多么好的军队呀!多么叫人敬佩的军队呀!” 天刚亮,一声声“解放军进城了!”“南昌解放了!”的呼声传来,南昌市民高兴得欢呼雀跃,相互拥抱,不由自主地引吭高歌,翩翩起舞,这种狂热欢快之情,非言语所能形容!

   解放军拂晓进城当街而卧,其实并非偶然。陈赓十分注重教育部队执行新区政策,加强纪律性。过江后,解放军连续解放了许多中小城市,每到一处,总是把部队集结在城外机动地区,指派经过集中训练的干部和警备部队进城,协助军事管制委员会进行工作。进城的部队严格遵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中的“约法八章”,不动百姓一针一线。南昌解放后,陈赓特别重视城市政策的贯彻执行,同时决定,兵团司令部和所有直属单位都不进城,驻在莲塘,37师负责警备南昌,负责在第四野战军接管人员到达以前进行城市工作。

   在万众欢腾的海洋里,地下党的同志通宵达旦地召开紧急会议,准备组织群众迎接解放军入城。满怀激情的年轻学生们,纷纷走向街头,张贴欢迎解放军入城的标语,散发南昌解放的快报。戴红袖套的工人纠察队,警惕地守卫着工厂,防止敌特乘隙破坏。喜形于色的市民们络绎不绝地走向街头,奔走相告我军胜利的消息,传递子弟兵即将入城的喜讯。

   5月23日8时,解放大军跨入南昌城南面的顺化门时,南昌溶入了沸腾的狂欢中。在解放军的军号声与“跟着毛泽东走”的歌声中,工人、学生以及市民们都拥挤在中山路、象山路、叠山路的两旁。高楼上、大街上、人群中,鞭炮声和“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融成一片,千万杆红绿色的小纸旗,在空中飞舞,解放军扛着重机枪、轻机枪、迫击炮……依次地从人海中走过去,战士们以“庆祝南昌解放!”的高呼回答人民的热爱。人流总是紧紧地包围前进的英雄战士,纵情的歌唱,掌声、口号声、爆竹声震耳欲聋。

  陈赓四进南昌感慨万千稳定大局省城百业待兴

  5月23日,陈赓令四兵团政治部副主任胡荣贵和第13军政委刘有光,率领800名干部进入南昌,根据“约法八章”组成南昌市工作委员会,负责南昌的临时接管工作,与此同时,党中央毛主席在北京召见了陈正人等人,研究江西的全面接管工作。决定调东北九省的进关干部大队到江西,并由陈正人、邵式平、陈奇涵、范式人、杨尚奎、方志纯、刘俊秀等同志组成新的中共江西省委。
  
   解放南昌前的5月20日,解放军在南昌外围谢埠激战时,兵团党委和陈赓就制定印发了“入城纪律14条”,对准备进城的部队提出了更具体、明确、严格的要求:要做到光荣地进来,干净地出去,给南昌市民留下最好的印象,让他们看到最好的人民军队。所以,直到陈正人率队6月4日到南昌的这一段日子,陈赓一直未进入南昌。

   6月6日,陈赓第4次到南昌,这次进南昌他感慨万千,于是在日记中记下了他四进南昌的“故事”:“今日冒雨到南昌,这是我历史上第4次至此。第1次是1927年,蒋介石南昌叛变,我险遭不测,逃入武汉;同年8月,南昌起义,从起义至退出南昌止,我和李立三担任肃反工作,是为第2次。
  
   1932年冬,在红军中负重伤,返沪医治。被捕,押解南昌,蒋匪曾亲自见我劝降,我始终不屈,是为第3次。这次则以胜利者姿态来此,前3次入城,或为亡命客,或为阶下囚,或者站不住,但均表现了我党之艰苦奋斗。无有前3次,则无今日人民之光荣。特志之,以纪此行。”

   南昌解放的第2天,南昌市工作委员会便成立了警备部、公安部、政务部、文教部,财经部、交通部、秘书处。并迅速投入到南昌基本情况的调查中。刘有光回忆说,南昌解放初期,尽管敌军已经撤逃,但是,国民党政客、特务、流氓、帮会等还是有很大的基础,他们暗中的欺骗和恐吓活动,也让部分市民的思想蒙上了阴影。如何稳定大局,而让百姓吃上饭就是一件大事情。

   为了尽快稳定南昌市民的心态,南昌市工作委员会周效之老先生,在南昌旧中山堂主持了第一次形势报告会,对当前的解放形势和人民政府对新区的政策,以及国民党旧有人员可以“戴罪立功,既往不咎”的宽大政策作了详细说明。

   5天后,南昌市工作委员会再次在旧中山堂举行报告会,并且在八一公园内举办了一次“庆祝南昌解放市民大会”,影响到南昌郊区的群众参加。这些在接管南昌后举办的活动,让一部分市民消除了误解情绪,相信了共产党是他们真正可信赖的。

  东北工作团接管南昌“八一革大”揪出特务


   6月初,解放军四野部队从九江到达南昌,与陈赓部队胜利会师。6月4日,陈正人率队到达南昌。6月6日,南昌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在现中山路人民银行南昌市分行所在地挂牌成立。

   当日下午,四兵团政治部举行了一次座谈会,民运部部长窦立新宣布:“从6月7日起将由军管会按民、财、教、建等系统分别派员正式接管。”

   “当时城工部有30多个地下党在军管会的各个接管部工作,我也在军管会物资接管部房产接管处工作了一个月。南昌解放前夕,许多国民党的高官都跑掉了,对于逃跑的官僚房产,军管会一般采取先代管,后根据政策作出相应处理。现在的一纬路、二纬路、三纬路一带原来就是国民党的高级住宅区。”75岁的程光荫老先生如是说。

   老同志吴允中告诉记者,他是6月11日从中央机关调来江西工作的,共有6038名南下干部被分配到全省1个省辖市、9个地区、81个县、5个县级市和省直属机关,显然很不够。因此,中共江西省委决定,创办江西八一革命大学(下简称“八一革大”),用抗大式的短期政治训练班方式,招收青年知识分子和社会青年,经过培训后,充实到干部队伍中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亲自兼任“八一革大”校长。

   老同志吴允中清晰地回忆说,“八一革大”从1949年7月开办后,第1期就招收到3000多人,但是,国民党反动派一批特务分子、也以社会青年的身份进入“八一革大”,打算经过“八一革大”培训后,混进我干部队伍中潜伏下来。所以,当时中共江西省委决定,在城市要开展肃清特务的斗争,“八一革大”是这个斗争的重点。于是,“八一革大”内,开展了“忠诚老实”运动,在3000多“八一革大”学生中,收缴短枪300多支,查处一批敌保密局等组织的特务分子,对稳定社会和培养真正的干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剿匪部队深山锄霸匪分期土改赣地展新颜


   9月30日,全省各地相继解放后,接管的各项工作开始步入正轨。但是,国民党的一些残兵败将和散兵游勇仍活动十分猖獗。

   老同志吴允中告诉记者,接管南昌后,南昌市军管会立即开展了肃清敌特斗争,查出特务据点28个。7月15日,中共江西省委社会部发出了关于锄奸工作的指示,挖出了一批国民党特务机关溃逃前有计划安排的潜伏特务,并对特务、土匪、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反动会道门头子等5方面的反革命分子进行打击,使社会治安秩序迅速由乱变稳。

   75岁的原省文化厅厅长晏政告诉记者,解放后,在南昌周围也有几股土匪,经常出没在南浔铁路两侧以至省会南昌进行骚扰破坏,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为消灭这些破坏社会稳定、欺压百姓的土匪、特务,7月7日,江西省委和江西军区联合召开剿匪会议,决定分3期进行剿匪。9月23日,解放军48军144师在剿匪战斗中,攻克宁都翠微峰,歼俘敌2100余人,俘获匪首豫章山区绥靖司令官黄镇中。28日,吉安军分区武装在遂川、宁冈两县黄坳村擒获井冈山时期就与朱、毛红军作对的遂川最大恶霸地主、反动匪首肖家壁及其全部随从。

   1950年,在江西省内的剿匪肃特展开的同时,江西土地改革也轰轰烈烈地展开起来。省委党校、“八一革大”及各专区各县分期开办土改训练班,培训了4.7万余名土改干部。并在培训土改干部的基础上,组成有机关干部、大专院校师生、民主党派成员等参加的1500余人的土改工作团,分赴万年、上饶、南昌等14个县的82个乡30余万人口的地区进行土改试点。从此,江西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西历史揭开了崭新的篇章。摘录:陈赓日记


   4月22日昨晚我秦军渡过两个师。周军在马当亦渡过约两个团。当我突击部队登陆时,敌即仓皇溃退,遗弃山、野、榴弹、机关等炮及火焰喷射器等武器甚多。至此,敌吹嘘的所谓长江天险,不一日即土崩瓦解。下午据报,敌舰两艘在小姑山以西向我射击,经我轰击后,狼狈逃回九江.昨天到今日,只闻飞机嗡嗡声,但始终未见飞机.我白日横渡自如,毫无阻碍,大概敌机正忙于输送"要人"逃离宁沪故地!

  4月23日晨光羲微,鱼贯入船,微风南送,疾驶如飞。不一时,舫登彼岸,踏上了江南大地。当时满怀兴奋,不可言喻。10时过香口,到附近一村庄,满地狼藉,恶臭难当,一望而知是为匪军过境所致。今日秦军可望全部过江,周军亦可渡完,李军明日可渡。至德、东流、彭泽、马当、石门之敌,全部逃跑,当均为我占领,并在下隅坂附近歼敌一部,俘人数百,获武器一部。

   4月24日大雨倾盆中,部队仍以无比英姿源源向南前进。昨晚东路军进入南京。原定我们攻占南京的任务已不需要我们了。想不到国民党一点抵抗也没有,呜呼哀哉!我们又奉命向浙赣路进军,决定明日开始。太原攻占,守敌全歼,令我欢欣若狂,几乎流出眼泪。

   5月2日今日进到乐平。当敌军退走、我军尚未赶到时,一退伍老军官朱侠宾与商会临时维持会,县城尚未遭破坏,秩序甚好,所有机关均原封未动。周军此次行动积极,终于赶上敌军,俘敌3000余人,活捉两个师长、一个师管区司令。仍令该军继续向浙赣路挺进。我今晚住中国银行楼上。

   5月6日车行至黄金埠,因拖船被敌拉走,我法前进。临时赶修拖船,竟一日之功始完成。15军进至上饶,俘敌沪杭路指挥部官兵2000余人,并截获由沪杭撤退的工人3000余人。该军另一部进占铅山,俘交警总队500余人。

   5月8日部署第二次追击。秦军向建阳挺进,李军向樟树、临川、金溪、南城等县急追,周军不动。曾镜冰同志来部,他在闽浙赣坚持10数年游击战争,艰苦卓绝,不愧为共产党人也。

   5月10日前委令我作接管南昌准备,并指定我为军管会主任。令14军停止于临川附近,不作过早暴露,以免使南昌敌人恐慌,影响聚歼该敌。秦军占崇安,继向南进,追途中歼敌数百人。

   5月14日整日开会,决定赣东北工作及支前工作。黄昏前,上饶车到,满载被释俘虏军官数千人,携老扶幼,拖妻带子,非常狼狈,一时车站秩序大为紊乱,当派队维持。秦军占建瓯,俘敌300余。刘匪残部向福州溃退。我另一部占吉水,歼京沪杭护路队及编练军官教导团共千余人。攻占南昌是如探囊取物,但我干部准备不及,接管困难,只好留给12兵团完成此任务,必要时我配合之,或以一部占领,待交该兵团。

   5月17日今日仍开会,并作了数小时的报告,甚感疲惫。决定以一个师占领南昌,待交肖兵团。集中两个军沿浙赣路追歼桂匪。秦军停止于建瓯、南平线,待命归建。该军此次追赶迅速,战果甚大。装备曾部(机枪、小炮),并发给经费,该部很得意地向福建前进。

   5月20日走60里,到进贤县城宿营。闻西北方向有炮声,可能是37师在前进南昌途中遭遇敌人。14军占领樟树及拖船埠,敌西撤,将桥梁、船只全部破坏,加以赣江水涨,无法过江。我严令该军尽一切力量搜集各种渡河器材,坚决渡河,但时间是耽误了,可能让桂匪逃脱,甚为焦急。

   5月21日几天的困顿,昨晚得到了约5小时的睡眠,今日精神较好。37师在谢埠市遭遇桂匪7个团,因背水作战,加以该师轻敌,伤亡较大(约500余人),终将敌击溃。向西溃走,该师正尾追中。周、李两军正搜集渡河器材,准备一举渡过赣江,李军并已占领江心洲一处。军委发布湘赣作战计划,仅令我在赣境配合4野。

   5月22日周师一直尾追敌人,随即于今日12时占领南昌。对桂匪我们绝不能轻视。这次仅将其击溃,毫无所获,我反伤500余人。渡赣江行动,我必须加倍警惕,绝不能疏忽,因为桂匪如回广西,会更可以促其坚决。 5月23日我决定不去南昌,由有光、荣贵率工作人员800余人入城工作,一切原封不动,待交43军接替。周军黄昏由大小港口开始渡江。桂匪一营反扑,被我击溃。预计明拂晓可全部渡完,然后3个师并列前进,并接引李军渡江。明黄昏前,两军即可进到高安以南至清江之线。电43军速以两个师向高安挺进,并以一个师接替南昌37师防务,然后令37师加入追击。此时只要我能小心谨慎,大胆放手,桂匪虽悍,定可歼灭其一部。

   5月24日接李达转涯等来电话,并复一电,大约不久即可在南京见面。昨晚连服两次安眠药片,仍未入睡。今晨便血如注,精神颇为不适。南昌秩序颇好,机关仓库保存如常,唯赣江大桥被破坏。陈正人及陈奇涵来组军管会,今日可到九江,我得免此麻烦,甚好。部队已按计划渡过赣江,先头部队已与敌接触。

   5月26日军委令我兵团统一由林彪指挥,并拔18军及43军统归我指挥,又令15军归建,组织歼灭白匪部队战役。为统一歼敌,令我赣江江西岸两个军撤回东岸,集结新干、樟树、临川、进贤地区,待命出动。

   5月27日周、李两军,均已抵达赣江之岸,电令迅速东渡,并令秦军以8天行程集结于临川及其附近,18军集结万年及其以西。头痛欲炸,终日不适。

   5月28日周、李两军均安全撤回。周军在追击中缴获山炮1门半、重机枪1、轻机枪4、俘50余人。
电令各军准备进行歼白战役,发出军事的与政治的各种指示。


   南昌工作,进行顺利,部队纪律良好,得到南昌人民称赞,人民几次向我发动慰劳,我令婉词谢绝。

   6月4日二中全会决定,闽浙苏赣湘鄂作战后,部队即停止行动,以两年时间深入此几省工作,然后出云贵川与两广,席卷全国。此一决定,固属善美,但在军委目前部署看来,似有变更。我亦以为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国际枝节(不一定有)与国民党的重整,此时有乘胜直趋两广与云贵川之必要。这种做法,将发生华中与东南新辟几省之巩固,与西南几省接收之困难(主要缺干部)等问题,但若力量分配与部署得当,可免此缺点。

   我以为目前:(一)部署方面,应以3野有重点地配置于京沪杭、福州、厦门、长江浙赣路之线不动,做地方工作,并防万一;4野以一部(至多一个兵团)守赣鄂湘,集中4野主力及2野全部至少6个以上的兵团,集中作战。(二)作战计划,集中力量首先求得在湘赣鄂地区,歼灭白匪主力,此着若成,则可顺利进占西南5省。然后以4野出两广控制广州、南宁、梧州,安全断绝蒋匪之国际援助。2野首出云贵,控制贵阳、昆明、使四川孤立,成为我囊中之物,迟早接管,均无关系。1野及华北主力,首出汉中,进入巴山之簏,然后配合新疆我党力量,夹击甘、宁、青。如此作法,华中及东南仍有力量巩固,但接管西南5省,因缺干部,确感困难。但国民党残余力量可一鼓就歼。使美英帝国主义失去内应而死心,迫使其与我建立外交关系(麻烦仍多)。至于缺乏干部掌握政权,我可首先草创占领,配置必要核心领导干部,首先利用旧政权,逐渐改造,逐渐淘汰坏的,逐渐培养新的,困难虽有,经过一定时期,我即可确实掌握。我的想法,姑志之,以待中央决定。

   6月5日雷雨交作,终日不停,市街泛滥,尽成泽国。费九牛二虎之力,所修桥梁,又被水冲,令人焦急。陈正人同志一行,昨抵南昌,今已与我电话联络,对南昌工作甚表满意,要求有光、荣贵参加军管会。我决心明日赴南昌会晤面商。大雨,涯等想未成行,电话打不通,无从获悉其行期,奈何!

   6月6日今日冒雨到南昌,这是我历史上第4次到此。第1次1927年,蒋匪南昌叛变,我险遭不测,逃入武汉;同年8月,南昌起义,从起义起至退出南昌止,我和李立三担任肃反工作,是为第2次;1932年冬,在红军中负重伤,返沪医治。被捕,押解南昌,蒋匪曾亲自见我劝降,我始终不屈,是为第3次。这次则以胜利者姿态来此。前3次入城,或为亡命客,或为阶下囚,或者站不住,但均表现了我党之艰苦奋斗。无有前3次,则无今日人民之光荣。特志之,以纪此行。

   6月8日今日应陈、陈、邵之邀,巡游市街。街市较十数年前,确为繁华,国民党统治以来,乡村破产,田地荒芜,人口大减,但城市繁华,人口亦增,盖数年来国民党抢粮、抓丁,盗匪遍地,又加以大肆屠杀,人多弃乡来城,造成此畸形发展状态。过百花洲,入南昌图书馆。此处1931年为科学仪器馆,蒋匪曾在此指挥对我中央苏区之第4次“围剿”;我在沪被捕,蒋曾在此对我亲自审讯迫我投降,我曾以严词厉色拒之,几至使蒋无法下台。回忆昔年此室,我曾为人阶下囚,受人审讯,今则我已为此室主人矣。盖我37师师部即驻节于此。兴奋之余,特志入日记内。


(感谢刘东林同志为本文提供大量资料)
版权声明:本稿件著作权属大江网所有

   
 
COPYRIGHT@2001 江西省图书馆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北大道160号
电话:0791-8513364